老上海 旧时光

特约撰稿人 盛仰红

       在时间里回味一座城市的旧时光,是需要一点由头的。老上海生活悄然在小小纸片上绽放,于是,便有了次第花开的声音。随卷烟烟包而诞生的烟画片,回眸中纷呈精彩……。
       廿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已是全国最开放、最繁华的城市,也是上海香烟牌子发展的鼎盛时期,当时本土和外资的烟厂,为抢夺市场,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文学故事,科学百科,市井百态,风光名胜等等多种题材都被成套制作,以通过文化来促进销售。小小的卡片上,往往正面是栩栩如生的故事画面,反面则是厂商打的香烟广告,或是厂房地址等等,如小麻雀的五脏,一应俱全,不浪费一个角落。然有一套烟画片却低调到了尘埃里……。
       这套烟画片没有厂名,正面描绘的是老上海不同阶层人群的常态生活,背面留白,不多一个字,虚怀若谷,应是另辟蹊径的促销手段吧。全套共十张,为大片,镶有金色边框,手绘彩色,色泽艳丽,人物形态惟妙惟肖,将老上海十里洋场,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中产阶级,以及老上海市井中疲于生计,安于现状的平头百姓生活,都入木三分地表现出来。十张成套的烟画片,分别围绕十个主题绘画(图①)。即一、跑水(现今的溜冰、旱冰运动),二、模特儿,三、卖花女郎、四、女子理发,五、女明星;六、缫丝姐;七、女相面,八、舞女,九、赛马,十、跑狗。比如:名为《卖花女郎》的这张烟牌:公共汽车上的卖花女郎吆喝着,上班族齐刷刷地像模像样地拿着报纸,却各自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听见卖花声,纷纷仰起头,是女郎篮中的芬芳,抑或是女郎的靓丽,惊醒读报人。据史,1922年8月,上海市区就有了第一条公共通车线路,这幅图恰巧也记录了这一史实。又如:名为《女子理发》的这张烟牌,再现了1923年,沪上理发业开始使用电器设备烫发、吹发型的技术。画面上二三十年代上海的女子服饰已然争奇斗艳,从旗装改造而生的旗袍,色彩款式均是极其前卫开放的。排序第六张和第七张的《女相面》和《缫丝姐》,以及第九张《赛马》和第十张《跑狗》,都是老上海民众生活的特有产物。迄今,这样的场景不会再现,所以,这份描摹尤为珍贵。30年代初,上海赛狗是新兴而时髦的赌博项目,比赛往往带有博弈性质,场内设有圆形跑道,场外设有观众席,比赛规则类似赛马,应是赛马的衍生项目,是当时人们茶余饭后较有兴趣的娱乐项目之一。整套烟画片,百分之七十的画笔浓墨于女性,“舞女、女明星、模特儿”等,再现了当时不同阶层女性生活的一面。同时,也对彼时代的社会风情进行了多侧面的描摹,折射了当时人们在生活内容,生活设施,生活节律,生活情趣等方面清晰地留下的屐痕。确实,仅仅十张烟画片,一叶知秋,真实且完全地反映了“西风”影响下,老上海的生活风貌。
        

①老上海不同阶层人群的常态生活.
       这套现今保存在上海图书馆的香烟画片,无商标,无厂名……什么线索也没留下,却留下了老上海旧时光的昨日再现,让后人更直观地在小小卡片上,解读上海生活和上海文化的古往今生,依然有非凡意义。
注:图片扫描于上海图书馆馆藏精选《七彩香烟牌》一书其中插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