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有诗书“壶”自华

                                                                       ——一款白居易图文鼻烟壶

特约撰稿人 盛仰红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在春节期间热播,收视率可嘉。该节目落下帷幕后,迄今仍赢得众口津津乐道,中国人的诗意生活不仅仅在一档节目,一直以来,与人民息息相关的生活用品,都尽显这一血脉文化的风采。中国烟草博物馆收藏有一款玻璃内画白居易图文鼻烟壶,壶面书有摘选的白居易所作《上阳白发人》其中诗句,并以画配诗,诗与远方一直都在。
       该鼻烟壶壶身为玻璃胎,椭方体壶身,束颈溜肩表情,晶莹剔透。壶盖为本白色,石质,安于其上,小巧玲珑。整个壶身通高76毫米,宽44毫米,一掌盈握。内画一面彩绘上阳宫女图,实线画的两个宫女,和背景虚绘的两个宫女,实为同一人。绘者匠心了得,根据白居易当时写此诗的政治环境,以蒙太奇的处理方式,使有着悬殊年龄的宫女存在于同一空间,过去和现在融合到一起,把十六岁入宫的女子模样,以及在宫中禁足已六十岁的老妇模样,统一呈现在同个画面,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对比,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的同时,也把白居易《上阳白发人》的主题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图①)“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以及“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小头鞵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等诗句字字入画,宫女的神态,着装,举手投足,与此诗的意境息息相关,是为“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画面左下角还水墨一只奔跑的小狗,使整幅画面有了灵动感,左上侧,则墨笔题有“唐·白居易诗意岁次己巳李克昌”,己巳应为1989年,落款有“克昌”红章印(李克昌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鲁派内画代表人物)。鼻烟壶另一面以着墨楷书摘录了《上阳白发人》的首句24字,即:“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图②)字与字之间留有较多空白,在玻璃胎上凸显方块字明快利落,书法隽永。左下角有四行竖排文字,应是对此鼻烟壶的书画所作简要叙述,最左侧有红色落款印章“李克昌”,鼻烟壶底部还有“惜如斋”的字样。
        

        

图①以蒙太奇的处理方式,使有着悬殊年龄的宫女存在于同一空间。 图②以着墨楷书摘录了《上阳白发人》的首句24字。
       整个鼻烟壶,图文并茂,手绘精工细作,色泽古风飘逸,诗情画意盎然一壶。此鼻烟壶腹有诗书“壶”自华,中国古诗在小小鼻烟壶上发扬光大,实乃得天独厚之佳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