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鼻烟壶遇见童子

                                                                       ——石质童子抱鱼鼻烟壶

特约撰稿人 盛仰红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看到这枚陈列在中国烟草博物馆的“ 童子抱鱼”鼻烟壶,耳畔便浮起这首诗。
       这枚“童子抱鱼”人偶鼻烟壶,通盖高68毫米,宽62毫米,黄褐色,为石质(图①)。此壶整体运用高低浮雕及圆雕、阴线刻技术,刀工所及之处,有深有浅,曲直游刃,立体感十足。小童笑颜逐开,满满欢喜,眼眉鼻唇都传递着他的高兴。其身著阔袖衫和肥裤,衣袖上面均有一些长短弧线刻出的花纹,裤脚上还刻有波浪纹,与童子手抱的锦鲤及童子左肘下的荷花做了场景交代。童子所抱的锦鲤肥硕,鱼嘴张开,鱼眼圆睁,鱼身刻满菱形鱼鳞,扇形尾部展开四大片,其上运用阴线雕刻鳍纹,鱼尾如花,与鱼首处的荷花相得益彰。荷花含苞绽放,荷叶脉络凹凸有致,栩栩如生,可见其雕刻工艺的精湛与老道。此枚鼻烟壶还有一巧夺心思的亮点,就是童子头顶的发髻,实为一只壶盖,发髻既修饰了古代童子的外貌,又为暗藏之实用壶盖,是为一举两得,标新立异。
       这枚石雕鼻烟壶为仿宋之品,宋时以荷花童子为题材的艺术品很多,而其中玉雕占较大比例。宋时荷花童子亦称“磨喝乐”,据《东京梦华录》中记载:“七夕前三五日,车马盈市,罗绮满街。旋折未开荷花。都人善假做双头莲,取玩一时,提携而归,路人往往皆爱。又,小儿须买新荷叶执之,该效频磨喝乐。”这枚石质“童子抱鱼”鼻烟壶,完全可以代言当时宋朝的民俗。
       把童子、锦鲤、荷花三个元素雕刻合成的这一鼻烟壶,寓意快乐、丰收、祥和,是一枚添福讨喜的工艺品。其雕工线条明快、简洁、流畅,人物、动物、植物刻画生动形象,出神入化。看似一枚人偶摆设之石头,却是一枚精工细作的鼻烟壶,几近乱真,巧匠工艺了得,叹为鼻烟壶中瑰宝。
        

图①“童子抱鱼”人偶石质鼻烟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