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合作捍国土 日蒙勾结齐"防共"

特约撰稿人 苏福钢

       我是一名烟标爱好者,也许与主集的"根据地"烟标有关,十年的时间收获了三种"防共"烟标。 "防共"二字勾起我对沉痛历史片段的追溯。20世纪30年代,日本对华展开了肆无忌惮的侵略,瓦解民族团结,培植汉奸政权,"剿共(共产党)灭党(国民党)"。1932年在长春"满洲国"成立,宣布从中国独立出去;1939年蒙古联合自治政府出笼,筹划建立"蒙古王国";1940年在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与蒋介石领导的民国政府和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为敌,中国人民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这一幕幕历史片段反复映现眼帘,一段日蒙合作共同对付共产党的历史话题也如梗在喉。
       "防共"烟标共有三种,两枚为10支横软标,一枚为高包头10支直软标,淡绿底色,以简笔的万里长城铺底,主图案为两种,一种是一杆旗,另一种是三杆旗,左右立边是用蒙文书写的标语,译成汉语为:"反对共产 建立新东亚" 。"防共"烟标是一枚政治色彩极浓的烟标,昭示的内容非常丰富,旗子、蒙文和口号是我们挖掘其内涵的主要目标。
        

       首先我们先看三杆旗这枚烟标,三杆旗是什么旗子呢?最上面的旗子是蓝地左上角配红、黄、白三竖条旗,它是蒙古军政府旗,蓝地代表蒙古族,左上角的红、黄、白三竖条分别代表大和族、汉族和回族(包含所有穆斯林),大和族即日本民族。1933年7月,内蒙古徳穆楚克栋鲁普亲王集合了西蒙各旗王公召开了第一次自治会议,向南京国民政府通电请求自治,8月,再次致电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为防止德王投靠日本,乃同意成立直属国民政府行政院的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由于云端旺楚克委员长年老多病,德王实掌大权,又得日本关东军的策动及提供枪弹与经费支持,乃同关东军密切接触,商议成立"蒙古国"。为了防止西蒙全境被德王交给日本,南京国民政府乃于1936年1月25日下令将蒙政会分为两部分,分别组织绥远省境内蒙古各盟旗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和德王管辖的察哈尔省境内蒙古各盟旗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德王以"誓愿继承成吉思汗伟大精神,收复蒙古固有疆土,完成民族复兴大业"为由,于1936年5月12日在德化市组成蒙古军政府,以蓝地红黄白条旗为该政府的旗帜,1937年10月27日,蒙古军政府迁入归绥,更名为蒙古联盟自治政府,并确定"以防止共产、协和民族为基本方针"。 中间的旗子是黄地左上角配红、蓝、白三竖条旗,它是晋北自治政府旗。1937年9月13日,日军侵占大同,10月15日成立晋北自治政府, 1939年改为晋北政厅, 1943年又改为大同省公署,其施政纲领为"感谢皇军,铲除红匪,发扬道义,建筑乐土"。最下面的旗子是黄地左上角配红、白、蓝三竖条旗,它应该就是察南自治政府旗。1937年9月4日,在关东军操纵下,以张家口维持会为基础,成立了察南自治政府。 1939年9月,并入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改组为察南政厅。其施政纲领为"日察如一,铲除共党,民族协和,民生向上"。这枚"防共"烟标用三个政府的旗子表明建立了一个共同的联盟,用蒙文书写的标语:"反对共产 建立新东亚"表明了共同防共的决心,暴露了其媚日、反共、殖民的真正嘴脸。另外这枚烟标所绘制的旗子为我们确定晋北自治政府、察南自治政府使用什么样的旗子提供了历史依据。图为本人收集到晋北自治政府的旗子样式,才解开了这枚烟标旗子的谜团。
        

       其次我们再看一杆旗这枚烟标,这杆旗是"七条旗",是蒙疆联合自治政府的旗子,以代表大和族的红色粗条为中心,依次团结回(白细条)、蒙(蓝中条)、汉(黄粗条)民族人民,取"以日本为中心,大同协和汉、蒙、回各族"之意。抗日战争初期,日军在察哈尔南部、蒙古和晋北沦陷区建立和扶植了"察南自治政府"、" 蒙古联盟自治政府"、" 晋北自治政府"三个傀儡政权,管辖30个县、市、盟,约400万人口,配合其施行殖民统治。为了进一步掌控这三个傀儡政府,于1937年11月22日成立了蒙疆联合委员会,蒙,是指内蒙古地区,疆,可不是指新疆,而是指中原与塞北交界的张家口和大同地区。1939年9月1日,在蒙疆联合委员会基础上,改组成蒙疆联合自治政府,以张家口为"首府",悬挂四色七条旗,改用成吉思汉年号,以德王为主席,管理原察南自治政府、蒙古联盟自治政府、晋北自治政府所属一切事务。该政府以日本人金井章二为最高顾问,完全受日本顾问、次长及兴亚院联络部的严格控制,以防止共产、协和民族为基本方针,配合日军的殖民统治,直接成为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工具。德王是亲日极力反共的代表人物,企图高举四色七条旗,以日军和万里长城阻挡共军,实现其反动统治。这就是"防共"烟标抛出的历史背景。
        

       历史是无情的,也是最公正的,任何阻挡历史向前发展的势力必将为历史所淘汰。"防共"成了妄想者的一个痴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