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历尽话哈烟

来源:东方烟草报 □ 迟庆先、张逸宾、王健男


波兰籍犹太人伊利奥·阿罗维奇·老巴夺
        哈尔滨卷烟厂是个具有100多年历史的老厂。从上世纪初犹太人老巴夺兄弟在我国创建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发展到今天的哈尔滨卷烟厂,其间有外籍商人的苦心经营,有英美烟公司的巧取豪夺,也有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铁蹄蹂躏和疯狂掠夺。新中国成立后,烟厂获得了新生,职工成了烟厂的主人,干劲倍增,不断创出新的成绩。
        1898年,随着中东铁路的开通,大批俄国人迁入哈尔滨。1900年盛夏,一列从莫斯科开来的火车驶入松花江站(1903年改为哈尔滨站),一群外国人蜂拥而下。人群中有两个相貌相仿的商人,矮胖的身躯、宽大的额头、黄色的眼珠、半秃顶的脑瓜儿,年龄在三四十岁左右。他俩就是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创建人----波兰籍犹太人伊利奥·阿罗维奇·老巴夺(E·A·LOPATO)和其弟阿勃拉·阿罗维奇·老巴夺(A·A·LOPATO)。在这风雨飘摇的乱世,他们风尘仆仆地来到哈尔滨经商。
        初来乍到,老巴夺兄弟两手空空。但不久,他们经过市场调研后发现:外籍员工有吸食木斯斗克(俗称烟斗)及大白杆烟的嗜好,而当地种植的土烟很不适合他们的口味。兄弟俩欣喜万分,他们马上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贩卖烟丝和大白杆烟。
        1902年,老巴夺兄弟从俄国的亚斯莫罗维、吉林耶列维、斯坦波里、米萨格苏等烟厂购进大批烟丝和大白杆烟,用低价收购、高价出售的办法,赚了一大笔钱。然后,他们在哈尔滨埠头区马街(现道里区东风街)买了一幢门市房,雇佣了七八个中国人,购置了俄式手摇制纸嘴烟机和普通制烟机各一台,开办了一个制烟手工作坊,开始制造大白杆烟。
        至此,老巴夺兄弟由小商贩摇身变成了手工作坊主。老巴夺作坊在哈尔滨独一无二,加上当时制纸嘴烟的商家寥寥无几,时间一久,他们制作的卷烟开始供不应求。在此期间,国外机制烟进入哈尔滨。为了与其竞争,老巴夺兄弟逐步扩大了生产规模和销售范围,试图独占哈尔滨卷烟市场。
        1904年5月,老巴夺兄弟在埠头区西十三道街16号玉顺成大院创办了一个手工制造俄式纸嘴烟的小工厂,挂上了“葛万那烟庄”的牌子。小作坊一夜之间变成了制造卷烟的手工工厂,雇工也由几人增至上百人。
        1909年,老巴夺兄弟又增购了制筒机、填烟机,成立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1911年,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已拥有切烟机4台、制筒机4台、填烟机3台、制纸嘴烟机10台、普通制烟机5台,实现了卷烟机械化生产。
        当时,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卷烟机单机每分钟产烟百余支,以中国、俄国和土耳其烟叶为原料,其生产的大白杆烟在价格上具有很大优势。
        不久,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生产的大白杆烟就占据了哈尔滨烟草市场,公司盈利越来越大,其市场从哈尔滨扩展到黑龙江全省和中俄边境,最终在中国形成了南有上海英美烟公司,北有哈尔滨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对峙之势。老巴夺兄弟也成为哈尔滨受人瞩目的人物。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俄国国内整个工业都忙于军火生产,无暇顾及远东市场,对华输入的烟草逐年减少。而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已显示出独霸市场之势,老巴夺兄弟俩雄心勃勃想大捞一把,不但想着中国市场,而且还想着俄国市场。基于俄国卷烟产量少,国外卷烟输入又在逐年减少,而俄国军队中士兵大都有吸食大白杆烟的习惯,阿勃拉·阿罗维奇·老巴夺决定去俄国赤塔开烟庄。然而,经过3年的经营,该烟庄并未给其带来多少利润,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最终被苏维埃政府没收。
        无奈之下,阿勃拉·阿罗维奇·老巴夺返回了哈尔滨。在此期间,伊利奥·阿罗维奇·老巴夺及其儿子米哈伊勒·阿罗维奇·老巴夺一直留在哈尔滨经营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世界烟草业跨国垄断企业----英美烟公司也大力向哈埠扩张势力,在哈尔滨设立分公司,专营英美烟公司在上海生产的卷烟及进口卷烟,并负责发展代理商和推销商。英美烟公司迅速占领了老巴夺兄弟原有的卷烟市场。
        1913年,英美烟公司以美国花旗银行和英国汇丰银行为后盾,向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投资10万卢布;1914年,又多次派代表以合资为由与老巴夺兄弟俩进行谈判。此刻,老巴夺兄弟俩也已意识到自己无法与英美烟公司竞争,如果僵持下去,自己就会有倒闭的危险,不如顺水推舟同意合资。于是,1914年底,双方达成协议。协议规定:双方合资总额为100万卢布,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将机器、厂房设备和存货等折算为40万卢布作为合营投资,英美烟公司投资60万卢布。合资后,英美烟公司拥有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六成股权,赢利四六分。
        从此,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经济大权牢牢地落在了英美烟公司手中。合资后的公司总部设在上海英美烟公司内。1914年5月1日,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正式更名为“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有限公司”。在烟厂的正门上面挂了一块长76.4厘米、宽10.1厘米、厚0.3厘米的“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有限公司”铜牌。铜牌刻有汉英两种文字。这时,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有限公司总办换成了一个名叫阿克曼的英国人,制烟厂厂长也由英国人海勃尔担任。英美烟公司还设理事会控制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有限公司的行政。老巴夺兄弟俩只是其中的两个理事(其中1人为常务理事),分管制烟厂。此外,英美烟公司还将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有限公司的营业部与英美烟公司所属的道里区批发部合并,由老巴夺兄弟俩负责。至此,制烟厂成了英美烟公司的附属厂。而英美烟草工业也因此成为支配黑龙江卷烟行业的“龙头老大”。 1917年后,俄国停止向黑龙江出口烟草。此时,一直靠从东欧进口烟草的俄国远东地区烟草供应也开始变得极度紧张。为了缓解烟草供应不足的状况,俄国方面转而向黑龙江省申请购进烟草。英美烟公司抓住这一时机,决定扩建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另寻地块兴建永久性厂房。最后,他们选定哈尔滨市南岗区山街(现南岗区一曼街65号)一处作为新厂址。新建的工厂也冠名“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有限公司”。新厂房于1920年动工,占地面积为18447平方米,4层专用厂房大楼面积为9595平方米,内设切丝、卷烟、包装3个车间。1922年,新厂房投产使用。此后,公司规模逐渐扩大,制造大白杆烟的烟机多达35台,人员逾千。不久,英美烟公司又从关内转运来15台标准式卷烟机,并配套增加了切丝机、糊盒机、包装机等多台专用设备,同时销毁了全部俄式卷烟机。至此,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发展成为较为先进的机械化大型卷烟厂。
        1930年,老巴夺兄弟被迫到巴黎另谋出路,只留下伊利奥·阿罗维奇·老巴夺的儿子米哈伊勒·阿罗维奇·老巴夺在哈尔滨继承父业,分管老巴夺制烟厂。来到法国后,老巴夺兄弟购置了一套洋房安度晚年,靠公司股息维持生计。不久,伊利奥·阿罗维奇·老巴夺病逝于巴黎;阿勃拉·阿罗维奇·老巴夺加入法国国籍,于1936年去世。
        截至1930年,也就是老巴夺离开哈尔滨前往巴黎时,哈尔滨已有6家制烟厂。其中,最大的是英美烟公司的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哈尔滨卷烟厂的前身),其次是华商开办的烟厂----聚丰泰(厂址在傅家甸),其余4家烟厂均由俄商经营。
       
        1932年2月5日晚,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哈尔滨。占领之初,日本并未对英美烟公司在东北的经营直接予以干涉,英美烟公司不仅在东北卷烟生产和销售上仍居垄断地位,而且比占领前有所发展。   
        1933年,英美烟公司为扩大业务,调整了东北的产销机构,由启东烟草公司接管了英美烟公司在东北的全部资产,老巴夺制烟厂的生产也划归启东烟草公司管理。之后,启东烟草公司卷烟产量占东北卷烟总产量的59.9%,后又上升为63%,产量为27.3万箱。它的资本占整个东北烟草资本总额的77%,年产量达5.5万箱至6.5万箱,卷烟还销往甘肃、新疆等地。
       为了与英美烟公司争夺东北卷烟市场,1936年7月29日,日本借英美烟公司打算在营口建立新厂之机,提出条件对启东烟草公司进行所谓的“满洲国法人”改组,使其具有伪满洲国企业法人资格,以便于管理。8月1日,日本又将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改组为所谓的“满洲国法人”。
        “七七事变”后,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英美总办认为,日本在中国的势力将会越来越大,便将英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名字上的“英商”二字抹掉,重新向伪满洲国政府登记,报呈资本350万日元,并把40%的资本注册在已去世的老巴夺兄弟俩名下。对此,日本通过实行外汇管理、限制原料、增加烟税、冻结资金等手段,逐步加强对老巴夺制烟厂的控制。 
        1938年5月,日本又根据所谓的“公司法”规定,将启东烟草公司改称为“启东烟草株式会社”,把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改称为“老巴夺烟草株式会社”,并对厂内经营人员进行了大换班,由日本人任老巴夺制烟厂的总办。接着,日本人又开始在老巴夺制烟厂修建厂房,把原来四层的制烟厂房向南延展。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东北的英美烟公司作为“敌产”被伪满洲国政府接管。同时,英美烟公司的董事特权和所有股东的股权也被暂时终止了。这样,东北地区的整个烟草行业从行政管理权到经营权,都被日本控制了。不久,伪满洲国政府又开始对烟叶与卷烟的生产和调配进行控制,并设立了“满洲烟草统制协会”,对整个东北的烟草行业施以更严格的管理,使之完全殖民地化。
        1944年8月,伪满洲国政府命令启东烟草株式会社和老巴夺烟草株式会社成立“特别财产资金部”,对其资产加以管理。根据“特别资产管理法”,伪满洲国政府有权处理这些资产。这样一来,二者的资产实际上就等于被伪满洲国政府强占了。之后,伪满洲国政府又将启东烟草株式会社和老巴夺烟草株式会社合并,更名为“满洲中央烟草株式会社”。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不久,老巴夺制烟厂恢复生产,米哈伊勒·阿罗维奇·老巴夺又回到制烟厂当上了总办,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名字也被恢复使用。 1950年3月,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及东北烟酒专卖总局与米哈伊勒·阿罗维奇·老巴夺签订协议,以每年2亿元(东北币)的金额租赁老巴夺制烟厂,同年6月起正式租用。米哈伊勒·阿罗维奇·老巴夺拥有老巴夺制烟厂厂房、机器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拥有老巴夺制烟厂的经营权。同年7月,米哈伊勒·阿罗维奇·老巴夺前往香港,并于1951年去了美国。
       1952年4月2日,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与我国政府达成协议,将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一切财产转让给中国政府。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根据中央人民政府的指示正式接管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并将其改名为“哈尔滨制烟厂”。同年8月13日,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向我国移交了财产清册,至此,老巴夺父子烟草公司的所有财产完全属于中国政府。1953年6月1日,“哈尔滨制烟厂”更名为“国营哈尔滨卷烟厂”。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全国大范围内发生了自然灾害,农业严重歉收,烟叶减产,国家将卷烟权限层层下放。哈尔滨卷烟厂被下放给黑龙江省轻工业厅,之后又归哈尔滨市轻工业局管理。由于受“左”的错误路线的影响,跟全国各卷烟厂一样,哈尔滨卷烟厂也出现了浮夸风、瞎指挥以及追求高指标、快速度等不正之风,致使烟厂陷入最为困难时期,并因缺乏原料而减员停产,一度造成东北卷烟市场的混乱。
       1963年,国家结合烟草行业的特点,本着“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对烟草企业做了全面调整和改革,迅速化解了过去的不利因素,使各企业有了新的转机。哈尔滨卷烟厂又被上划给中国烟草工业总公司,先后由天津分公司和沈阳分公司管辖。其间,烟厂的设备能力得到充分利用,生产技术得以充分发挥,产品质量稳定提高,深受当地消费者欢迎的“哈尔滨”、“迎春”、“葡萄”牌“老三样”卷烟销售覆盖黑龙江各地。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哈尔滨卷烟厂全体职工以国家利益为重,坚守岗位,辛勤劳作,并于1970年开发出平头甲级“镜泊湖”卷烟,结束了哈烟不能生产甲级烟的历史。1973年,哈烟技术人员乘胜追击,研制出了混合型“林海灵芝”卷烟。当时,这种烟远销海内外,深受消费者欢迎。
        粉碎“四人帮”后,党中央拨乱反正,中国从此踏上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之路。哈烟职工欢欣鼓舞,以无比振奋的精神投入到新一轮建设祖国的高潮中。上世纪80年代,哈烟编制实施了“第六个五年技术改造规划”,建成了年产五万箱的滤嘴烟生产车间。老厂面貌焕然一新,技术革新和科研成果层出不穷,产品质量不断提升。1988年,哈烟产量达23.5万箱,实现利税1.7亿元;职工队伍亦渐充实,全厂职工2600余人,技术人员有百名以上。

 

关闭